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有来生

'

 
 
 

日志

 
 

【原创】抢我男人的不是她,是你  

2007-07-08 14:4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好的姐妹抢了我的丈夫!——洋洋

   “洋洋你还是回家住吧,这事儿我也说不好。你先回家住,也好观察他的反应。”洋洋梨花带雨不依不饶:“不嘛,我不回去,他打电话来请我我都不回去。”结婚三年的洋洋象没长大的孩子似的仰视着芳芳,等着芳芳给她拿个主意。

    洋洋这一闹,芳芳倒没了辙,她无奈的任由洋洋瘫在墙角喝酒。洋洋怎么看都不象结婚三年的女人,她光滑透亮的肌肤,她伏贴顺滑的卷发,她微微翘起的鼻头她眉清目秀的脸庞无不让人心生爱怜。芳芳只好陪着洋洋坐在冷凉的地板上。洋洋看着芳芳光了脚丫来陪自己,她扑嗤笑出了声。洋洋说还是芳芳最好,芳芳没好气的瞪着洋洋,那还有什么办法我的姑奶奶?

    洋洋离不开芳芳,芳芳是洋洋的主心骨。如果当年没有芳芳的出谋划策,洋洋嫁不了事业有成体贴入微的夫婿。洋洋心里一丁半点儿的心思,开心的话烦恼的话,甚至和丈夫间的私房话,她都和芳芳一起分享。可是这次,芳芳没能给洋洋拿个主意,洋洋觉得不安。她拼命喝酒。

   “他外头肯定有女人了,他不要我了。芳芳,你说我怎么办?”芳芳疲惫的敲打腰际,轻轻瞌上眼睛:“洋洋你听我说,这次我真的帮不了你。离婚是件大事情,我不能帮你做主。既然他主动提出要离婚,说明他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有了外遇。”“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呢?”洋洋问。芳芳的目光在洋洋脸上巡视一番说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是你们夫妻之间有问题。洋洋失望极了,她摇摇空空的啤酒瓶子说我们夫妻之间没有问题,那肯定是他外面有女人了。洋洋懊丧的把啤酒瓶子甩在芳芳的客厅墙角,瓶子发出沉闷的声音。

    “是哪个狐狸精勾引了他,芳芳你要帮我查出来,我们撕烂那个贱货。”洋洋又开始大雨滂沱,她红着眼求助的希望能够得到芳芳的支持。芳芳针扎似的站起身去了卫生间,再回来时她手里拿着折叠整齐的毛巾说我给你敷上,别再喝了,要是你真不想回家,那就在我这儿睡吧,等天亮再说。

     洋洋把和丈夫认识的所有女性的模样在脑海里逐一过滤一遍,最后洋洋肯定的告诉芳芳,是月琴,一定是月琴那个狐狸精把他的魂儿勾去了。芳芳把洋洋额头的毛巾翻了个身:“没证据的话不好乱说。你怎么知道是月琴?”“”那骚女人平时打扮得花里胡俏,描眉画眼穿紧身衣,今年又割了双眼皮还抽了脂,她是秘书,成天和他一起进出嘛。呜呜,就是那个不要脸的,就是她!”芳芳说你再闹我打电话让他接你回去了,洋洋乖巧的进了芳芳卧室说我自己去睡还不行嘛,反正你也不帮我讨回公道,芳芳你为什么不肯帮帮我?洋洋临睡前还在嘀咕着,抱怨芳芳这回立场不显明,没有以一贯的态度站在洋洋这边。

    洋洋坚决不同意离婚,她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招数都试完了,但这次没有取得她想要的效果。丈夫象块冷静的木头:“洋洋,这次我们一定要离婚,没有商量的余地。因为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这话给了洋洋当头一喝,她缓缓的瘫成了一堆泥。这夜洋洋又住到芳芳那儿去了,这回她没再喝酒,她把自己关在洋洋的房间静静的睡了一夜,天亮洋洋竟然化了点妆和芳芳告辞:“芳芳,既然你不帮我,我自己解决。”

    洋洋径直去了丈夫的公司,她狠狠扯开月琴的上衣:“你这臭婊子怀了我男人的种,你这不要脸的臭婊子。”月琴惊慌的躲闪到办公室最角落,再无处可逃了,于是两个女人撕打起来。员工们做势赶来劝架,他们把两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围在中心一迭连声的叫嚷都松手都松手。直到洋洋的男人赶来时,员工们都没有谁出手准备把她们分开。洋洋的男人挥手一记耳光,洋洋以为那耳光是打在月琴脸上的,一摸,是自己的嘴角渗出血来。洋洋这回清楚她和他的缘份到头了。洋洋此刻还想起她和丈夫结婚时,丈夫紧紧搂着她说我会爱你一辈子。

    洋洋离婚后依然住在结婚时的大房子里,丈夫搬出去了,洋洋婚后没有做过对不起丈夫的事,丈夫理当要搬出房子。洋洋离开了丈夫的公司去了一家电器销售部门,从一个小工人做起。洋洋变得很沉默,偶尔芳芳会打电话来,洋洋就会去芳芳那儿喝啤酒,洋洋和芳芳说的最多的就是男人不是好东西,你千万不要上男人的当。

    日子冷静的让人窒息,洋洋离婚好多月了,没听说那个变心的丈夫再婚。

    信箱里有张商场举办大型促销活动的宣传单,想想一人在家也没什么事情好做,于是洋洋就去了。商场里洋洋一眼就认出了芳芳,她没有象以往偶然见面时大叫大嚷芳芳的名字并向芳芳扑去,洋洋悄悄退到人群后面。她看到芳芳的手里抱着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一个男人挎着芳芳的坤包,那只包是洋洋和芳芳一起买的,洋洋的肩上挎着和芳芳一模一样的包。那个男人洋洋永远都不会忘记,他是自己原来的丈夫。洋洋看着他们在婴儿专柜挑选衣物,那个男人一只手从芳芳的身后,一并搂住了芳芳和孩子。

     出了商场,洋洋茫无目的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晃着,她晃完一条街顺着拐弯再接着晃另一条街。洋洋想哭,她有理由放声大哭,但她晃完了三条街都没掉下一滴泪来。洋洋只是觉得特别孤单,洋洋觉得今天是从来没有过的孤单着。

    芳芳还是有电话来约洋洋去她家聊天,洋洋说最近很忙,有空会去看你。稍后几个月,洋洋都忙着帮助月琴置办儿童服装店,她们做了朋友。

    那夜临打烊,洋洋埋头帮月琴对账,“芳芳,是你啊,这么巧来我店里买衣服,你有孩子了吗?没听说你结婚啊?”月琴兴奋的和来人说话。“洋洋,你怎么在这儿,在她的店里?”芳芳没有理睬月琴,她略带质问的口吻敲敲洋洋的桌子,“洋洋,你为什么会在这儿,难道不是她抢了你男人?”芳芳挑衅的对着急于解释的月琴冷冷的哼出声音。

   洋洋没有抬头。芳芳猛力敲打桌子:“陈洋洋!”洋洋微笑的抬起头淡然的说欢迎光临我们的小店,月琴没有抢我男人。洋洋顿了顿,微笑着说抢我男人的不是她,是你。芳芳夺门而出,月琴惊谔的张大了嘴,洋洋说到点了,打烊。

  评论这张
 
阅读(41777)| 评论(2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