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有来生

'

 
 
 

日志

 
 

【原创】看轻了你,我无比羞愧

2006-10-26 15:59:39|  分类: 歇会再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王其人,我听说几年了,一直给老公打短工。听说年轻时因偷窃蹲过几年大牢。前几年,不知哪位带着他来给老公干活儿,偶尔听老公说起,似乎干活还算老实,所以一直用到现在。但最初,我就提醒老公,不可以告诉他我们家的住宅地址。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把手机号告之。老公似是而非的对我摇摇头,不表示赞同也不表示反对。

昨夜带幼女外出散步,她的小自行车轧破了几个洞,上午吃过饭,我带她去修车。

路边一男子热情的冲我喊着我老公的名字,特熟络的扬着过分激动的脸。我马上意识到,他就是老公口中偶尔提起的小王。我只象征性的点点头,以示客套的扯扯嘴角,挤出一点笑容。他象被鼓励了似的,颠颠的想跑过马路这边来,又极不放心的转身回去了。

以前就听老公说,他平时无事可做,就会在这个路边摆着甘蔗摊儿,做着小本生意贴补家用。说是小王,年龄应该四五十岁了,出了大牢,本地女人都不愿意嫁他,最后娶了苏北目不识丁的一个二婚女人。

我和女儿从小王的路边摊走过去,然后在离他不远的修车点停了下来。和修车师傅说话的当儿,小王乐呵呵过来了,两手捧着满满一杯甘蔗汁,杯子满得一晃就能溢出来。他说快给你女儿喝,很甜很甜。我诧异得不知如何拒绝,想推开他的杯子,又怕手一碰,杯中的甘蔗汁洒出来。我注意到他用的是一次性的杯子。我马上想到,这个杯子,真是刚启用的吗,会不会是用过多次后,还继续使用的呢?他干巴巴的说快喝快喝,不要洒了。他把满满的杯子,送到我手边,我本能的接过,然后茫然的不知如何是好。修车师傅说给你女儿喝吧,这是纯天然的饮料。我又本能的递给女儿,女儿慢慢的喝去了。我当时象极了木偶,神色木然又呆滞。

小王说想向老公借工具,我不置可否的告诉他还是亲自找我老公商量,他的事情我真不懂。下意识的,我就拒绝了。我希望他快点离开,我想早点打发他走人。后来他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矮个子女人对我说,你看那是我老婆。我抬抬眼皮,嗯一声算是答复。心中想,你老婆什么样子跟我没多大联系,这人,怎么往眼前一杵,就挪不动了呢。

他重复的说着想借工具的事情,我没听几句,只希望修车师傅快点把我的小车修好,我可以赶快离开这儿。我甚至讨厌看到他泛着红光的脸。我坚持说等老公回来,让他当面借东西,他最后讪讪的笑着,总算回到他的地摊那儿去了。

修车师傅语重心长的说:“这个小王人特老实,成天乐呵呵弄着他的甘蔗摊儿,看到邻居就热情的打招呼,你理不理他,他从来不计较。好象很乐观的一个人。”我没应声,师傅修好车,我就告辞了,心里却反复回味修车师傅的话。修车师傅那几句象似自言自语的谈吐,无疑是说与我听的,但我心里潜意识中,就把小王划分在不可搭讪的那类人之中。而且,还为自己的坚持搜罗种种说词。有前科的人一定不是好东西,他那讪讪的笑脸,怎么看怎么碍眼。

夜里老公回来后,我告诉他这件事情。我以为老公一定和我想法如出一辙。谁知他爽快的答应了,他说自己没有那件工具,但可以帮助小王找朋友周转一下。我冷冷的说你就不嫌累得慌!老公没搭腔,顾自打电话为小王找工具去了。

不知为什么,我有些剃头担子一头热的郁闷,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儿。我甚至希望老公一口回绝小王的电话,以至和他划清界线。老公一直不应声,我小声说,你可别把我们的门牌告诉他。老公看着电视,想说着什么,嘴角动了动,又放弃的掉转了眼神。

我辅导女儿学珠心算,刚起步,小女学得比较吃力。我非常有耐心的告诉女儿:“没关系,错了我们再来好吗?妈妈相信你,下一次会做得更好!”女儿在我的鼓励下,胸有成竹的继续写作业。老公远远看了我好久,然后走近,揽着我的肩膀说:“老婆,我发现你辅导女儿的方法非常好。女儿写错了,我们绝对不要批评她。我们需要鼓励她,给她信心,以便她下一步,做得更好。”随后老公说小王人不错,干活从不偷懒,年轻时,家境太穷饿极了,就去偷窃。坐了好多年牢,受到了惩罚,我们应该充分相信他,相信他经过改造,已经是一个和大家一样的好人。最后,老公微笑的看着我又补充一句:“何况我们老婆,是一个特别善良的人,对吗?”

我嗫嚅了半天,也没想到应该如何回答老公的话,甚至不知道该用怎样的眼神看他。我肯定他此时眼中,一定无限真诚,我的脸颊不由自主的,火烧火燎的疼。随后老公和女儿玩游戏去了,我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想了很久很久,似乎我真的做错了,我用有色眼睛看待小王,把他拒绝在诚实之外,把他打入了黑五类的名单中去了。而他,有可能确实是一个改造过的好人。可能我们真的应该充分给他以信任,相信他会走好以后的路。何况,他确实正如老公说的那样,正努力勤劳的工作着。我有额角沁出了汗珠,为自己世俗的眼光无地自容。想向老公说些什么,一时又鼓不起勇气。只好一个人,没有底气的坚持在沙发上,发了很久的呆。

老公上床休息时,我垂着脑袋小声问他小王借工具的事情,怎样了?他说不借给他这样的人。“啊?”我诧异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抬起头看他一眼,他两眼笑得眯成一条缝儿,坏坏的挤眉弄眼。我怒嗔一句:“你这人,真烦!故意骗我。”忽然间,无比轻松。熄灯,入眠,一夜无话。

  评论这张
 
阅读(25312)|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