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有来生

'

 
 
 

日志

 
 

【原创】职业妓女(再续)  

2006-09-20 10:18:13|  分类: 他人廊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自听海

 

那是我在县城工作的最后半年,工作非常忙碌,科室专业对口的只有我一个人,但凡细节事情,都必须我亲力亲为。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空去看望静。相反倒是静常有电话过来,让我去吃饭。

我那时最惬意的事情莫过于下班后到静那儿陪着静和静的孩子一起吃饭。静的老公很少回家,他从事船务工作,一年只有少数几天假日会呆在家中。

静那天说包了馄饨,如果想吃赶快去,晚了就没的了。我一阵风的就飞去了,倒不是为着馄饨。一个孤单的女子在别人的城市能够认识一个知心的姐妹,能够有人和我说说话,那是最幸福的事情,足以让我回味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想那段有静听我说话的日子,我会珍藏在记忆中,一直到老。现在想来,那是多么简单的满足!

         我闷着头吃饭,静闷着头煮馄饨。我突然就想起了晴:“静,我有许多日子没见过晴了,她忙些什么呢?”静似是而非的摇着头说:“晴最近惨了。处长转让了她,晴现在哪儿也不去,她想自己做点小买卖。”“哦?这是好事,离开男人,晴一样能行。”静说但愿吧,不过处长是这个县城的人物,认识很多朋友,但愿晴能够平安无事吧。无话。

  吃了饭我拉着静对她喋喋不休唠叨单位的工作。我告诉静科室要提拔我做主任。虽然我年轻,但专业只有我一个人精通,何况我工作一向努力不懈。我告诉静,我会有一番作为!静揽着她的女儿非常严肃的告诉孩子:“你看看阿姨,多能干,你要认真读书,将来象阿姨一样。”孩子很象回事儿的点头,表示明白。

那次在静家,我没能看到晴,有些想念她。

八月中旬静有电话过来,说赶快去医院看看晴。我慌不迭的拦了车向医院奔去,然后,就看见了满面是绷带的晴。晴一看到我和静,泪光就闪烁了,但她忍着始终没滴下一滴泪来。我想那时晴的心里一定泪水倾盆。晴沉默着,静也无话。静是一个相当安静的女人,如果晴不开口,静是永远不会问的。这点,我和静如出一辙。

     医生进来说晴需要住院,让我们哪位帮忙办理住院手续。静的日子很紧巴,我想不出还有比我更适合垫付住院费用的人,就义无反顾出去取了钱,然后办理了晴的所有相关费用。再进去病房看晴,她木无表情的在和静说话:“处长这次负责的工程被卡了。上次处长带我吃饭的时候,认识一个做港务的,他从中做梗。他,他想和我做朋友。处长不同意。”静接话说一个大活人,怎么象礼物一个愿意给谁就给谁呢。“做港务的说,早晚会拉处长下台。他有很硬的后台,处长怕丢官。但我不想理他们了,男人都是假的,原来我就是一个礼物,随便送谁就跟谁。我自己开了间小店。今天去了一帮打手,全砸光了。”

        我说晴,会不会是做港务的男人请人砸店了?晴一声不吭。我继续分析:“晴,可能是做港务的人,逼你就范。晴,忍耐一下,会好起来的。”我搂搂她的肩,想把我微弱的力量传递给她,让她感知她还有我和静,还有朋友。

     医院走廊外很吵,静说娟,去把门关上。我起身关门,顺势看到一群人正向我们的病区闯来。是晴的老公,那个只会赌钱的男人。我两手紧紧抓住门框,不让他们进来。晴的老公只轻轻一搡,我就踉跄着被推到了墙角。晴的男人叫嚣着把晴从床头拎起来,静拼命护着晴,说你们闯进来做什么,快出去。当时静的声音显得那么势单力薄。晴的老公高声叫骂:“你这个破鞋,小店全被你毁了,街坊邻居都知道你那些臭事儿了,我戴了绿帽子,你赔偿我损失。给我钱,你个破鞋,给我钱。我要离婚,你赔偿我损失。”

        晴了无生机的被男人拎在手里,她突然就崩溃的叫喊着:“你给我滚出去。明天就离婚,谁不离婚,谁他妈的不是亲娘生的。明天就离!”晴疯了似的和男人撕打一处,晴的老公带来的小兄弟顺便砸烂了静带去看望晴的那束玫瑰,整个被踩得稀巴烂。

晴出院之后,就住在静那儿,我天天去看望她,有时带几只水果,有时给静带点菜回去。那段日子,晴真就和老公离了婚,女儿随晴。晴说将来要送女儿读最好的大学,不象自己一样,没文化,什么事情也做不好。

晴把小店又努力支撑起来。我和静倾其所有的帮助晴,我们希望她能够忘记过去的日子,相信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但所有的希望,都在那夜晴的小店再被砸掉后,彻底破灭。而相反的,晴女儿突然就回来说:“妈妈,老师说我转学了。去实验小学读书,老师说那是最好的学校。妈妈,是不是你挣到了许多钱?”我和静面面相觑。

晴站在阳台间帮静做饭。我沉默的看着这两个我的小姐妹,夕阳正映照在她们的脸上。晴白皙无瑕的脸在金色阳光下,泛着浅浅的红,落寞的背景高挑单薄。晴和静都钟爱黑色外衣,不知为何,离开她们那么久之后,我如今还是偏爱黑白两色,黑色衣服更多些。受了她们的影响了,一定是。

后来,晴又把女儿弄回原来的学校。女儿大声哭闹说妈妈,为什么不让我念好学校?晴有很长一段时间想努力再站起来,都没成功。街坊们对着她的背影指手划脚。晴和我们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如果不是女儿,我可以离开这儿到很远的地方去。就没人认识我了。”我和静努力找寻,有什么更好的工作适合她做。我们三个甚至想合伙开家时装店,但都惧于港务男人的势力,最后不了了之。晴只能天天望着窗外出神。

我们三人饭后,就聚在一起闷闷的不说话。晴伤怀的望着窗外,静无声的刷碗,我沉默的看着晴。看着晴忧郁的样子,象欣赏一幅画,我告诉晴,如果我是男人,也会喜欢她。晴站在哪儿,哪儿就是一幅流动的风景画,她象一朵迎风的梅,冷冷的开放着,寂寞无声。

静后来告诉我,晴每次去接送女儿,港务男人都会去看晴。再后来,港务男人送了套房子,把晴的女儿又弄到了实验小学,再后来,晴搬离了静那儿。最后,我告别了静,踏上我另一段人生旅程。(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78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