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有来生

'

 
 
 

日志

 
 

【原创】住进写字楼的女人  

2006-08-03 10:37:57|  分类: 没事嚷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自听海

择地看房装修

春风得意从老屋搬出

百般无奈精减物什搬回老屋

四处挂牌儿——此房出租

 

  这是一高档住宅小区,24小时门岗值勤,全封闭式生活区。地下全敞汽车位,汽车进出不影响路面从地下穿过,再直通小区外路面。

  小娅搬进来的时候,颇费周折。小区家家户型不同房价各异。于是小娅先挑房型结构再看风水。所谓紫气东来,讲究以日出方位为上上品。再者最高处不胜寒最低处太肮脏,最东面夏天雨淋日晒半窗,最西边冬天风寒烈日炙烤至落山。最后选定上不靠天下不着地,左也不靠右也不靠。小区中心一幢最中间单元最烫手的三套户型中,抢来一套,挤扁脑袋用心良苦。

  钥匙落定手中,小娅踱着方步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来回看。颇有一举一颦定乾坤的气魄,坐拥一套三室二厅的阳光房,小娅兴奋得昂首挺胸。

  接下来就是张罗装修事宜,于是挑灯夜战。每一处力求舒适时尚与众不同。要前卫但不过度张扬,要殷实但不过度铺张。小娅是建筑设计师,对建筑本就专行专业。所以对装修工人要求很是严格,对各类装修细节挑剔异常。

  几月下来,一个舒适时尚富足但很有内敛的家,温馨无比的呈现了。小娅陷在宽大的皮制沙发中,疲惫得睡去了,嘴角挂着满意的笑。

  楼上搬来二户人家,竟不见动静。有可能是买房者准备炒房吧,所以不急装修搬入。

  再过半月不到时间,电梯开始显挤。每每进出,电梯里总有三五成群姑娘小伙儿,嘻闹着和小娅一起忽上忽下。来往的人多起来,等电梯时间慢慢加长,小娅有些不耐。小娅去物业反映电梯太过紧张。

  物业小姐四平八稳依在沙发打盹,含糊不清说楼上开间公司,所以来往人多些是正常。希望各业主以体贴谅解为主。

  小娅返回,电梯口又苦苦等上几分钟。到了家门口,再折回电梯,冲上顶楼一看究竟。

  顶楼一左一右两户大套,挂着两个差不多的牌匾。小娅对着两个不同的牌匾凑近细看,分明两家不同的公司。左边一家大门“咣”打开,一个小伙儿背着可以装下半个小娅分量的包包出来,和小娅打个照面,斯文有礼的询问:“小姐,你找哪位?我们这是网络公司,隔壁一家监控中心。请问你找哪一家?”小娅尴尬的象正行窃的小贼,突然被户业逮住揪住衣领似的不胜难堪。吱唔半天说不出所以然。小伙子不耐烦的示意小娅:“这是我们的门铃,如果有事情,请按铃,我们有专门接待人员。”“咣”一记关上门,大阔步走开了。那厚重的门夹起强劲的风,吹乱小娅一头长发,劈头盖脸的遮挡了全部视线。小娅一番手忙脚乱,整理出两只眼睛擦擦镜片儿,慌不择路落荒而逃。

  近日,对门邻居开始大兴土木,楼下也开始半夜电钻吱呀有声。小娅并不嫌太过嘈杂。小娅想,邻居们都住进来就会好点了,有点问题大家可以商量商量,统一一个相对好的办法,去物业交涉。否则势单力薄,一定败下阵来。

  事隔三日,隔壁邻居悄无声息。这日小娅出得门来,门外电梯入口堵了二三十副桌椅。小娅纳闷的问正在挥汗如雨搬运的师傅:“师傅,这些东西准备搬哪里去?”“就是这家公司,订的货。我们马上清理通道,你就可以进电梯了。稍等。”

  听见话声,隔壁那户走出一个胖子,接着出来一个瘦子,又出来一个胖子。对小娅从上到下打量一番,然后扬扬鼻头,顾自搬起桌椅去了。那架势,让小娅想起西班牙斗牛。鼻翼掀动,嘴吐白沫准备一番必死的战斗。小娅后背“嗖”的拔凉拔凉,讪笑几声,退回屋内反锁住门。一摸胸口,幸好,心还差一点没蹦出体外。

  侧耳细听门外再无响动,于是蹑手蹑脚开门。小娅这样的女人必定多事,特爱整洁。外出的鞋子码放整齐放在门边的鞋架上。她拎了鞋子脚一伸,异常,脚下凉凉。低头一看,门外的地毯湿了大半,那鞋,有人帮忙洗湿几双。小娅心中气极难平。狗急了还跳墙,不找他们这帮小贼理论还算女人吗?

  小娅在隔壁公司门外“咣咣”打门。一帅哥出来应声:“来了,来了,你哪位?”“谁帮我洗鞋了?是不是你们洒的茶水?”小伙子反应奇快,哦一声之后马上回答:“不是不是,我们这边突然停水。刚才维修师傅检修水表,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小娅狐疑的去看水表,没见一滴水,那小子一定有诈。起身再找帅哥,只见门上挂一牌子:“会晤中……”

  小娅一直躲在门后暗察这帮小贼动静,听见有人出得门来。于是小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堵在电梯门口:“今天不给交代清楚那鞋的问题,谁也甭想溜。”帅哥一见小娅,心虚。躲避人后。一肚皮鼓鼓的男士出面,礼貌的对小娅招呼:“电梯来了,女士先请。”小娅倒是木纳了,对这突兀的礼貌,不及做出回应。

  接连的楼上楼下脚步声,开门关门声,开车声说笑声。从猫眼看出去,来往夹着小包包走动的人还真不少。更令小娅无法忍受的是,夜晚这公司居然住有群群的人,夜里门外来回的窜,开着激烈的音乐高声又唱又笑。小娅关在门后,自叹:“年轻真好啊!”

  近日又闻,楼下一户将房出租给一家画画的公司。小娅趁中午大伙儿休息时分,悄悄摸下楼一瞅,楼下的房子各个窗户遮得是密不透风,看情形,倒象一家见不得光的情报中心。

  小娅错愕的以为是自己住错地方,这明明是个写字楼。就剩自己一家孤单的夹杂其中。打电话至物业反映,回复这是业主自行转租用于办公,物业无权干涉。

  小娅这日夜晚,对家人说,考虑考虑搬走吧,长期以往,这心脏是承受不了。

  家人提醒,实在敖不过,也把房子租出去吧。不娅无奈的问:“那我们搬去哪儿?”   

 “搬去父母处挤挤吧。”

  小娅两眼发黑,眼冒金星。想想自己费那一番劳苦,最后落得打道回府,再搬入三代同堂的七十平米老屋。真不知,费了那劲儿,图个啥?

  评论这张
 
阅读(2050)|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