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有来生

'

 
 
 

日志

 
 

幻觉(原创)  

2006-07-08 22:23:33|  分类: 琴弦乱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自听海

 

错落的时间和空间 我无法适应

有时候窗外明明艳阳

一低头 雨水湿了衣襟

分不清真实 还是梦境

上午出去,天空一碧万倾,想这亮白的太阳非得把地球烤出一个黑黑的洞来不可,我是怕了它的威力。人们再不敢对着它瞪着大眼小眼的望。如今全部隔着遮阳镜眯缝上眼低垂了头,举着白旗宣告投降。然等我一个半小时工夫不到,再返回时,大雨倾盆。整条马路洗涮得雨水飞扬,升腾着白色雾气。整个世界都在雨中,我仅独自呆在有限有空间内,心里发虚后背嗖嗖的拔凉拔凉。看不懂这错落的天气,我是没了一丁点儿脾气。

犹自呆在有限空间内,孤单突然不请自来的,陪我。心里冲动的,迫切想去看望一个人。

一个说是爱我正害怕失去我的一个男人。我确定他是爱我的,虽然我们从来不知道对方的样子。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这个可恶的女人!我回敬的句子一直没变——你这个可恨的男人。

我们当初相遇的时间都是漫不经心的,随着时间的点滴积累,我们有了急切需要看见对方的冲动。如果约定会面,一定是刻意的,所有的缺点和真实都隐藏起来,我们相互看见的是虚幻的东西。我不需要虚幻。

我倒希望有一天,在擦身而过的路人中,猛回头,一个黑黑的带着眼镜的男人,对我说:原来是你!那时,虚假的伪装来不及披戴,剥开层层内心,我一眼就能够看到他的心底。

但我还是相信,他是爱我的。他一定也在某一个时间会想起我。不管我们身边有谁做伴,夜里抱着哪一个男人或女人入眠,我都相信,某一个时刻,他的眼前有种幻觉,看见我正挤眉弄眼对着他傻笑,他会皱着眉头,冲我恨得牙庠的叫嚣:你这个可恶的女人。然后一跃而起,拽了我入怀,饿狼般吻我。

我迫切想看到他的样子,我们在错落的时间,相遇相爱了。我们相爱的时间里,出现了更多的旁人。我不想有日成为众人指着脊梁吐着口水大声叫骂狐狸精的女人,我不能在错的时间,去见一个爱我的男人。这种正常的思维给了我离开他的勇气和借口,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可是,我还是在他可能出现的马路上,东西南北的晃荡,希望能够冷不丁看见他的样子。白天他工作时间,我不敢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上窜下跳。等他离开的班车走远,我会呆呆的沿着他走过的路线,跟着走出好远好远。我们的时间错开不久,但有些人,短短一瞬间的错过,就是一生。我想,我们有可能一辈子没机会认识对方,但曾经相爱的感觉,永远不会忘记。

 外出的途中才想到我的手机又没电了,如果有人找我,一定又是扑空。我的朋友们,不止一个说起,我是一个可恶的女人。因为手机一直处于停电状态,他们多数时间拨打我手机时,都是盲音。然我每个夜晚都会认真的,四处找寻充电器,等充电器找出来,包内又翻不到手机,于是不找。有些东西,是我的,就会一直在那儿等着我,有些东西,如果注定会失去,再苦苦找寻,也是枉然。这样想着,心慢慢宽慰,乐呵呵把包挂回原处,转了头,又忘记刚才自己满屋子找寻,到底为着什么。

 非常希望不再被一个人说,你是一个可恶的女人。希望他看见我可爱的样子。虽然我不是出色美女,但我坚信,我是一个可爱的女人。但我不能!我诋毁自己是个丑妇,情愿他叫嚣着厌恶着痛恨着我,也不愿意,让他,成为一个背叛生活的可恨男人。因为,我真的爱着他。

 我喜欢一个人关在屋内,或者找一个清静的地方,听听音乐喝杯茶,静静的想他。想象他们在一起的样子,默默祝福他们幸福。自己一个人慢悠悠,哼哼阿桑的《寂寞在唱歌》。

 他说,他能感觉我正准备悄悄逃离。

 其实,我一直都在。在一个错落的时间,和你说着无尽的话,我相信只有你,可以听见。虽然我们的眼睛看不到对方,但我们的十指相缠。

 有时明明非常想念他,下一秒又特别厌烦,心慌无措。我能够感觉到他的拥抱,强烈热情。但我们明明从来没有见面,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子。这是不是幻觉?不知他有没有?

 在错爱的时间里,让我们做一世爱人,相拥到白头,说着绵绵不尽的情话,我们的手永远相牵。在正确的生活里,让我们永远不见。把对方的样子构画在脑海。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有一个人,一直都在身边。

 有时候,非常清楚的看见了他,打个照面,原来是陌生的人。

 有时候,聚精会神敲打文字,思绪万千,下一秒,一个字也想不出来,眼前倒是含糊不清,原来泪流满面。

 真是不知这是真实,还是幻觉,我要用怎样的文字,来记下我们这一段故事。

 一小段时间或者更长的日子,会不会把对方慢慢忘却了呢?我不去想。有些人,努力记住,也会模糊,有些人,一生不见,也会想念。何况我们的故事远不及“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于君绝”的壮烈,更甚者,真实和幻觉,都没来得及细细分辨,有可能是我南柯一梦,纯虚乌有。

 

  评论这张
 
阅读(154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