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有来生

'

 
 
 

日志

 
 

风吹落花——人如纸灯,终散尽(原创)  

2006-05-05 19:19:59|  分类: 琴弦乱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灯初上的街头灯红酒绿,白天楚楚衣冠的人们褪尽讪笑的面具露出最原始的本性,有人轻松有人痛几人欢笑几人愁。

寂寞酒吧

男女混做一团随着疯狂的音乐摇摆,有人高举酒杯有人尖叫有人只是站在其中疯狂摇头,可能白天纷扰世间烦心事会在这疯狂的摇头舞中消尽,看那衣着五花八门面容喜怒各不相同的人们此刻沉醉其中,唯有吧台前一杯接一杯喝着红酒的那个女人没有听见这震耳欲聋的音乐而独身世外。

女人上衣,不,准确来说不算上衣,最多应该是肚兜儿,一件只围在肚皮上部的肚兜而己。修长的腿倒是紧紧包裹着牛仔裤。她一杯接一杯喝着酒眼神不知投向吧台外何处平静的看着那扭作一团的人群,她笑,非常媚惑的笑。

“一起喝一杯如何?”有男人主动搭讪。

   “当然,喝完你买单。”女人答,男人看着女人细嫩裸露的臂使劲吞下一口酒。

   “如果不等朋友,我们出去透透气,去包厢唱歌或者去吃点夜宵,你看怎样?”男人专注的盯着女人裸露的小巧的耳根再吞一口酒。

   “哈哈,当我是妓女?想开房?如果有钱就包我,我是最好的情人。”女人醉意朦胧的搭着男人的肩膀:“有钱就包下我,我是最好的情人。”男人思量着没有继续说话,再喝一口酒似乎想着什么。他扶着醉了酒的女人依在吧台前的小凳。

   “有些个性!我欣赏!明天我会带来。”男人买单时告诉服务生,那边喝醉酒的那位划我的卡,以后她的单子都划在我卡上。男人离开,随即折回来问服务生:“这个女人是你们的常客?”服务生答是。“帮她拦出租车然后送她回去,以后她喝醉就送她回去,费用也划我的卡。”服务生唯唯喏喏连声应允。

    女人照样夜夜喝着酒,这以后,每夜那个男人都来酒吧坐在暗处看着喝酒的女人,看她有时边喝酒边笑,有时举着酒杯与人碰得叮铛有声,音乐疯狂的叫器着女人常常大声叫喊着什么,只是全淹没在了音乐声中,然后看得见她叫喊后抽搐的肩膀。坐在暗处的男人持续来了半月之久。

    如常,女人喝酒。

   “以后别来酒吧喝了,我包了你!”

    女人深深的看着男人的眼睛说:“别动,让我看看你的眼睛,雨娟说看着男人的眼睛就知道他有没有说谎。但我什么也没看到,只看到你眼中有我。你说,你有没有说谎?”男人坦率的搂着女人的腰肢:“我有太太,但想包你要求是你安静就行。其它想怎样就怎样,好好考虑一下然后回答我。”

    “我还没醉,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为什么总独自喝酒?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想包下我?”

    “从现在开始,你就不需要说这么多话了。学会安静就行。我会给你许多甚至超过我太太,但是名分除外。”男人非常简单明了的承诺也同时要求女人。

    女人继续喝着酒,她没有言语只是浅浅的抿着唇角,男人专注的凝视女人裸露在外的露白的脖项,细长,无瑕。再看女人的眼神,些微哀伤,几许懦弱。男人非常有把握的笑,盯着女人轮角分明的唇,微笑。

    最后女人开怀大笑,笑后媚惑的问男人:“车在哪儿……”

   “宝马,别墅还有一部,从现在起,归你……”

   女人上了男人的车绝尘而去,扬起的灰尘中隐约传来男人的声音:“现在可以告诉我名字了。”

  “晚晴!”

  别墅

   晚晴散乱了发冲着淋浴,水哗哗流淌晚晴抹了全身的泡泡。晚晴再把卫生间所有的龙头打开,然后喃喃的重复着:“娟,琳,我回不去了!”男人轻巧的开门,晚晴惊慌的抱着自己雪白的肩,男人开怀大笑:“宝贝,你看抱着肩膀有用吗?自己对着镜子看看。”晚情慌乱的羞红了脸。男人利落的褪尽衣物拽过晚晴,水流声哗哗流淌依旧……

   天亮醒来,晚晴看见床关两把钥匙一张便条,她没看翻过身继续闭上眼。浩的别墅也和这栋房子差不多大小,浩的枕头也有太阳的味道。晚晴使劲闭着眼皱着眉头努力把浩驱赶出脑海,泪珠顺着眼角轻轻滑落。

   谁说过,女人永远无法忘却第一个男人?不管怎样评说那段爱情,晚晴都曾全身心的投入过。晚晴只是一个女人,一个情商不太高的女人而己!

   雨娟和琳怎样也搜不到晚晴的消息,一个人如果存心让自己消失,别人再多努力搜寻也是枉然。

   雨娟和琳只能去晚晴的单位苦等,她们不惧于晚晴同事们的巧舌如簧:“找什么找,晚晴是可耻的第三者。人家太太闹到单位直接指着领导的鼻子批评我们领导用人不慎。还强烈要求领导开除晚晴。你们不知道啊,那个来闹事的太太她的老公大有来头,怪不得能够包下晚晴这么漂亮的女人……我说你们两个,不要天天来等晚晴的消息,她不会有脸来上班的啦,听说被那个太太打得落花流水……”

   那些嘴角吐着白沫的晚晴的同事们描述越生动,雨娟和琳的心越是揪得紧。何处能够找到可怜的晚晴呢,她需要朋友陪在身边哪怕一句话也不说,至少她还有朋友在身边至少不是一个人在别人的城市流浪,雨娟和琳内心急急如万马奔腾,却枉然不知晚晴的消息。此刻,雨娟和琳多想静静的陪伴在晚晴身边,只要静静的陪着她就好,让晚晴知道这个城市还有朋友陪伴在身边就好!

  “太太,用餐了!”保姆轻声招呼,晚晴猫般潜出房。她不知外面到底是白天还是深夜,整幢别墅全天都灯光闪烁晚晴总似在灯河中游走。晚晴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溪碧水弯弯晚晴叠了许多盏纸灯,每盏纸灯只写一个心愿,晚晴把每一个纸灯都写着同一个心愿:见雨娟和琳一面!然后晚晴轻轻把纸灯托入水面,看那弯弯碧水载着心愿浅浅流走,晚晴心中便多了分向往,醒来盈盈笑意漾在嘴边。晚晴下楼看到久未谋面的男人笑笑的望着晚晴猫般轻巧的下楼,男人张开臂弯晚晴乖乖贴进男人的怀。男人催眠似亲吻晚晴:“这些天在房间忙些什么,有没有想我?”晚晴在这个别墅是不用说话的,似乎挂着乖巧的微笑男人就满足了,男人并不希望晚晴说些什么,他只要看晚晴一个满足的笑容就行,一个笑容就能够证明男人对女人关爱的肯定,这个男人如是这般想着,成功的男人不愿意身边的女人整天唠叨,只要回来看到女人一个满足的笑容足够,然后女人最好再乖巧的贴在男人怀中就好,如猫!

       男人从容不迫抱着晚晴上楼,不疾不缓冲洗,晚晴依靠床头听着水流哗哗的响,她思维停止只是全神贯注听着哗哗水流的声音。男人抱着褪尽的衣物裹着浴巾出来:“宝贝,你应该和我一起冲洗。”男人有些怪嗔的看着晚晴,手中衣物扔在床头,有一红色小盒子从男人扔下的衣物中滑出。男人慌乱的侧身捡起再塞入衣物口袋。晚晴笑着说别躲闪了是戒指,用来送给女人的戒指。晚晴窍窍的笑着轻巧的下床进去冲洗,男人尴尬的怔了一会儿继而陷进柔软的床。

    晚晴对着镜子细细看自己大声的笑,她拧开卫生间所有的龙头大声的说话:“雨娟,琳,千万不要相信男人,记住,千万不要相信男人。嘿嘿……”她任水流哗哗流淌直到床上的男人不耐的喊:“宝贝,快些!”

    这次男人离开别墅后,有多久没再来晚晴想不出来,倒是保姆提醒说是先生的生日快了。晚晴不以为然的耸耸肩独自上楼,非常轻巧的没有一丝声响就象整幢别墅晚晴从未来过似的,不留下一丝回响。晚晴在楼上总爱依着窗往远处眺望,窗的尽头是住着雨娟和琳的那条街,距离如此之近却是再也走不回去了,晚晴哀哀的想。听见男人的车回来。男人没有进晚晴的房间。不知多久隐约听见隔壁房间有女人低声笑着男人大力的气喘。晚晴依靠着窗独自笑起来。男人的车发动了,继又离开,晚晴视线追随着车隐约有女人愉快的笑声随风传来。晚晴独又笑了:“鲜花正在盛开,雨娟,琳,有没有看见?”晚晴在别墅闪烁的灯光中一直飘忽的走,不知窗外到底白天还是深夜,晚晴只在自己有纸灯流过的一碧弯弯溪水间游走。

    这夜男人早早回来,进房。搂着晚晴:“宝贝,今天家里有宴席,我要介绍一个朋友你认识。他对我的生意影响非常大,今天你还要好好表现。”晚晴诧异的看着男人继又淡然的笑了,浮上理解的笑容。晚晴想这就是男人。男人其实什么都不是,所以雨娟和琳,请千万不要相信男人!晚晴心中轻声嘱咐。男人搂着晚晴下楼,一桌盛大的宴席就为了招待一位端坐桌前的另一个男人。晚晴听见身边的男人向正惶恐站起的男人介绍:“这是我最宠爱的宝贝,如果您不嫌弃今晚在下和宝贝将全力服侍您,当然主要是我的宝贝……”晚晴的眸子微微瞪大,再瞪大,晚晴盯着对面的男人轻声笑起来继而放肆的大笑,笑得花枝乱颤笑出眼泪,晚晴大声笑着大力摇着头,眼泪被甩在左右。搂着晚晴的男人慌张的忙不迭晃动晚晴:“怎么了怎么了你,如此失态不怕客人笑话?疯了你?”晚晴更加大声笑着声音有些嘶哑,对面的男人无措的起身嘴中呢喃:“夫人可能身体有恙,在下告辞在下告辞!”对面的男人急急起身逃离。晃动晚晴的男人眼看对自己生意有着举足轻重份量的尊贵客人就要离开,他推开晚晴连忙奔出门外高声招呼:“志浩老兄!志浩老兄!还望海涵,他日我们再聚!”

    屋内晚晴犹自笑着,男人折身回屋愤怒的吼你这个女人,一定疯了砸了我的生意。你平日安安静静今天为什么如此无礼?晚晴还是笑着只是声音渐渐淡去不似笑着倒象哀嚎。整个别墅被哀嚎充斥每一寸角落让人毛骨耸然。男人不解的犹豫片刻,终于无法忍受的驾车离开。

   晚晴不再干嚎,她静静上楼轻巧的挪动着步子,如猫。她小心的换上洁白衣裤,慢慢梳理一头如瀑长发,随后轻巧下楼但脚步略有停滞,以然没有先前猫样干净利落的步伐,晚晴悄然隐出门外。晚晴的身影被闪烁的路灯拉得长长,那么单溥的如此轻灵的飘忽在路灯下,轻巧得好似不曾来过世间一回。

  后来,有人说,这个小城出现一个穿着白色衣物又非常肮脏的疯女人,总在夜半时分在大街小巷放声大笑;也有人说,那夜有个女人跳进了城东的河,扑通一声就沉寂下去所以至今无人知道跳河的女人来自何处。倒是街内年龄最老的婆婆说女人跳河的那夜刚好是一年一度游灯河的日子,可能女人是追了她的纸灯去了吧,无人可以说清。

   雨娟和琳东奔西走再也不曾打听到晚晴的消息,不知美丽单纯无瑕的晚晴最近可好?雨娟和琳经常如是这般痴痴的回想。(完)

  评论这张
 
阅读(136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