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有来生

'

 
 
 

日志

 
 

千年传说(七)·原创  

2006-04-15 14:47:30|  分类: 琴弦乱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娟每天的日子都是一样,不同的是窗外或晴朗或阴雨或皑皑白霜,在娟眼中都一样,没惊起声响日子已是水样逝去。娟的年华也随之慢慢老去了。强的事业如日中天,孩子也慢慢长大了。娟最喜欢看着孩子在屋内忙前忙后玩着,这时候她的心特别柔软爱如同沾满水的海绵,轻轻一捏就溢出了水。娟笑着任孩子把屋内弄得乱糟糟她也不急。娟觉得无限欣慰,孩子是她的骄傲。

随着强忙碌的事业背后还有忙碌的应酬,强每晚回来总是疲惫的,他忙碌如陀螺,到家看到娟在屋内他就会放心的睡去了,他似乎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问问娟天天在屋内想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强觉得只要娟天天在身边,每晚可以看到娟他就放心了,他并不关心娟每天望向窗外的眼神捕捉到了什么。强说那是女人的小小心思,他不想懂也没有时间。偶尔娟也要强带她出去到处看看走走,强满口答应:“一定一定,等我忙完这一阵儿。”强总是哄着娟,如同对待孩子一样哄着他的女人。

 娟知道强是没时间带她出去走走的,强还说娟你出去不行,强说娟你出门就发晕的,等我有空一定陪你,你乖乖在屋内等我。

  娟独自关在屋内,娟越发沉默着,每天当整个大房子里仅留娟一人,她总爱推开窗户望向窗外。她听得到每一个细小的声音。钟滴滴答答的走着,烟灰缸里宏未抽尽的烟一闪一灭独自叹息不己。娟数着窗外的绿了又黄的树叶,一片两片从自家窗前飘落,她看远处燕子来了又去,娟的心中感叹万千。虽然燕子短短一生,却是认真飞起来过,有些人长长几十年,也如同没有线的风筝,只能等在角落,看着别处风筝呼呼在天空自由飞翔。娟的进步只有自己能够知道,她学会了隐忍。外面的世界如何魔术般变脸她独用安静的心情领略,娟沉睡在自己的世界。强没有太多时间走进娟的内心,但强却宠着娟,如同宠着孩子。娟却不觉得自己是孩子。娟说她是一个角落的女人而己,只是没有发出太多声音,所以谁也没有想起角落这个女人和这个女人的敏锐心思,包括强!娟偶尔也突然非常想说话,想和强说些琐碎的事情或者复杂的心情,看着强疲惫的眼神,娟紧闭着嘴唇,只拿平淡的眼神看强,眼中些微失落强无法看懂。

    那天小姐妹打电话过来:“娟你知道吗,宏到我家来了。一直打听你。我没有告诉他,你说我做得对吗?你们分开这么久了何况你有家了。强虽然做错过事情,但对你非常好。娟你和强好好过吧。忘了宏。”娟笑,娟告诉小姐妹做得对,不要告诉宏这个电话。

电话过后,娟埋在沙发直到天黑也没挪动。她听着自己缓慢的心跳,没任何色彩的眼睛呆呆望着电视。一屋子的家什哑然等着娟把心情与它们诉说。娟锁紧眉心一同锁住的还有嘴唇还有内心。强电话回来说有应酬,娟说好我等你回家。孩子早早上床睡去了。深夜的娟却有活力多了。娟翻出被强藏在高处的酒,独饮——完全醉倒前,这个善良的女人还不忘打电话告诉强别喝太多酒,她看不起爱喝酒的人——然后自己轻轻来到孩子床边,她吻吻孩子,最后醉倒在孩子床头。

强越来越看不懂娟了,强说娟我的生意非常好,你放心。外面有我呢,你安心屋内呆着。玩什么都行。娟是越来越和酒分不开了。有一天强回来时候,在阳台上发现睡着的娟,她仅着一件薄薄的睡衣,赤裸着脚在冰凉的地面睡过去了。那时正值寒冬,强把娟拥在怀中很久她的身体也没有温暖起来。强第一次怀抱着娟哭出了声:“娟,我要如何做你才可以快乐呢?以前我弃你而去,你独自去医院,我都承认错了。你为什么一直不肯原谅我呢?我用后半生弥补你够不够?你别总是三天两头吓我。你别这样吓我!”可惜娟睡沉了,无人听到强哽咽的声音。就这样,娟醉一回强的心就揪紧一次,强最近总是告诉娟:“娟,我们好好过吧,我是最爱你的人。”

娟的父亲生日那天,娟让强和孩子一同回去祝寿,强抽不出时间,娟只好自己回到老屋。娟陪父亲去理发,想给父亲好好买几套衣服。娟坐在理发店角落看着书,偶尔和父亲拉几句家常。“宏,你有空过来了?理发还是修脸?”娟翻书的手在半空僵住了,随着理发师热情的招呼,娟看见了分别多年的宏正推门进屋。娟腾的站了起来,想夺门而逃或者身体再小些再小些,最好顷刻化为尘,落地为安也好。娟脑海排山倒海全乱了,她木然的呆立于宏面前。宏进屋的刹那捕捉到娟的眼神,那惊恐无措的眼神。宏没理会理发师的招呼,径直问娟:“娟,你回来了?”娟吐不出话来,嗓子干涩难忍。娟挪出屋外,憋足了劲往远处奔上几步。等娟停下来深深呼吸她发现宏如大山一样耸在眼前!

“娟,我只想问问你过得好不好,别跑了,你跑起来永远那么慢,别费劲儿了。”娟无处躲藏,她只能抬头看宏。岁月没有放过宏,他黑黑的脸庞眼神也有些微疲惫,生活没有轻饶娟和宏,在岁月的洗涤中,他们一同褪却青春的容颜。娟无法形容看到宏的感受,娟看到宏身后倒退的时间隧道,听到了宏带着娟从同学们身边掠过时响亮的口哨,闻到了那个满园芬芳的公园里宏独有的味道,娟走遍省城找寻宏时磨破的脚后跟隐隐疼起来,一同疼起来的还有娟冷藏多年的心情。娟的心狂跳如鹿,她面容镇定的望着宏说:“我都好!”宏的眼神纠缠着娟,他想看清娟有没有说谎。宏看见娟的眼睛平淡如水,他望不见水底深处别样风景。

“娟,娟?”宏不安的唤着娟的名字。娟泪如雨下。娟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宏不由分说拥抱了娟。“娟,我一直想你。我自卑,我娶了别人。对不起你。但我错了,我接受不了别人。我总想着你。娟,我们重头再来好不好?娟,我们重头再来!”娟在宏胸前哭成了泪人,娟哭哑了声音。娟喊着:“我们回不去了,宏,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娟平静之后和宏说起孩子说起强,娟说宏,能够看到你就够了,宏我们回不去了,你把妻子再娶回来吧,孩子离不开妈妈。宏静静的听着娟诉说,他再也没开口。他们慢慢的并肩走了很远的路,似乎想把整个来世的路程一同走尽,宏还是走在右边娟在左。

那天回来之后娟许久没说话,无人看懂她平淡如水的眼神深处!

回城后,娟上街给孩子买了新衣,孩子一直吵着要天线宝宝的外套。娟用心的买好。到了家,她弄上一桌的菜。那夜娟问强:“强,我好吗?”强屏住呼吸不解的看着娟。 娟说强你带我去远方走走吧,强你从今之后走在我左边吧,我想习惯你走在我左边。娟说了许多强没明白的话,强最后问娟为什么执意要走在左边呢?娟笑了:“傻瓜,安全系数在右,我想你以后永远保护我,行不?”

强搂了娟入怀,那夜的星星全躲到了云后。(完)

 

  评论这张
 
阅读(48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