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假如有来生

'

 
 
 

日志

 
 

【原创】那棵象征友情的香樟树  

2006-11-05 00:41:28|  分类: 歇会再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以为友情二字和爱那个字,同样让我无所适从又无以表达清楚。我对于友情的概念很模糊很肤浅。友情二字发音很生闷,如若从我的口中说出,一定更干涩难听。我想我表达爱,多半是低头颦目想捏着衣角。但捏衣角是孩子气的表现,我只能故做镇定的看着自己的脚尖,手心紧张得握出了汗。如果再让我表述友情,我应该是看着对方的眼睛,很是狐疑不敢肯定的问:“友情?”

多凡心情的表达,我总在最深的夜写出来。那些痛快笑着欢唱着或者和风细雨落花流水的心定神闲,我背着阳光听着荷东强烈的音乐摇头晃脑敲打,绝不会分神。然深夜我就会摸不着北,尤其象个可怜的鬼魅爬在网绳上打晃的时候。

我确实有一段时间,拔了网线。我发现我的心上长出了许多黑色霉斑。让我痛心疾首无法忍受的是,这些霉斑是我在付出心中最纯洁美丽的思想,把最后那方城池保存着原生态,没有一丝一毫污染,可以长出洁白的满塘荷花拱手交付于网络时,它长出暗然的霉斑。

那些说爱我的朋友们,向我伸出温暖的手,把我翻来覆去检查,也没能找到那个霉斑的病根。我甚至关了门插上闩拉了帘,脱去了被室外张牙舞爪的灰尘沾染得面目全非的上衣,松开了捆绑我想弹跳的裤子,还有那双永远一只大一只小的鞋子,然后一丝不挂对着落地镜子。上上下下前后左右从发梢到脚跟的找寻,找寻那个让我浑身疼痛不已的病根。没人能够看到,我自己知道,心脏最中心偏一点的地方,有把刀,准确无误的,刺中我的胸膛。

     我是垂死的人,病得很重。

     裹着一身洁白的衣裳来到俗不可耐的人世,我被世俗的染缸渲染得有彩有色,五毒俱全。 我在人群中,在那些痛快笑着似乎看不到忧伤的人群里,听见自己的心,隐在窗外黑色的夜幕里,轻轻叹了一声,惊得我如雷轰顶。竟然那点可怜的纯洁还没最后堕落尘埃,它正死死抱着快折断的单纯枝丫,做最后无用的垂死挣扎。我为它的执著捏把汗,为那个放肆叫嚣快乐俗不可耐的灵魂汗颜。

那些爱着我的朋友们送我一块说是可以把快乐放大,把痛苦缩小以至最后幻化成无的魔镜。显然这是假的,如果是真,这无价的宝贝,没人肯拱手相送。何况,爱我的人,和我一样,生在俗世,一身世俗。

我病得不轻,神说他也不能救我。但我天生胆小怕死,我还得紧紧抱着那根救命稻草,把我那湿得水淋淋的自我,打捞上岸。我是一个一穷二白的穷人,无人愿意伸手帮助我,我只有生产自救。

我总觉得有那么多眼睛看着我,那些眼睛透着鲜红,也有灰暗。我不在乎,我想如果你有一双清澈的眼睛,那么,让我慢慢走近你,我撇开那些让我毛骨悚然的眼睛于不顾。其实我经常不由自主说出口:做我的朋友吧!虽然没人听见我正在说这几个字,我的嘴角如常紧抿。然而我自己知道,我确实说过的,而且不止一次。

我想把爱我的人,都囚禁在我那方城池里,只允许我们在一起。我想我不能够自私,捆绑了鸟的翅膀,它会挣扎到死亡。那我就放你走,随你去哪里。你如果离开,我想,我会疯了样想念你,但我不说,也不打听你,象删除一个陌生的朋友,让你在我的记忆里,落成一片最平常的叶子。我不告诉任何人,我甚至可以,把那片叶子踩在脚底。我是没救了,真的,病得快不行了。那心里的毒瘤日日掠夺我那本来准备长出洁白无瑕荷花的城池,完了,再也无法开出洁白的花来。

那段和小姐妹坐在香樟树下说话的时光,在我的记忆里叮叮铛铛的响。秋天正是时候,想必它的落叶,一定在游人们的脚步间,匆忙的飘走。明年一定还会返绿吧,我抱着脑袋很是虔诚的想。

  评论这张
 
阅读(14486)|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